山东春季高考,山东春季高考培训,春季高考复读,山东春季高考成绩查询

校园新闻
网站首页 > 我校月考 > 校园新闻

教育部:“211”、“985”名校也可转为职教

2016-03-13 10:50:00 山东春季高考烟台天虹学院 阅读

教育部:“211”、“985”名校也转为职教!

从学术型高校转为应用型大学,历史悠久的名校也将面临这一转型。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在昨日国新办发布会上明确做出上述表态。由此意味着,部分传统的“211”、“985”等重点高校或将面临转型。

130余所高校提出转型试点申请

对于此前“600所地方新建院校将转型”的报道,葛道凯表示,即将转型的并非仅限于新建院校,而是从现有本科高校中划出一部分,推动他们面向应用型、技术型人才。转型的学校可以是新建学校,也可以是历史悠久的名校。

葛道凯昨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130余所高校已经提出了转型试点申请,其中以地方本科院校居多。但如果“211”、“985”高校符合转型条件,愿意转型,也将进行转型。至于条件,即符合技术技能培养要求的特点。

葛道凯补充,转型可以是学校的所有专业都调整,也可以是其中一部分专业转型。

葛道凯表示,转型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中国正在建立新的高等学校分类体系,高等学校将实行分类管理。

教育部已注意到“工士”学位

近日,湖北职业技术学院1103位优秀应届毕业生,身着学士服,拿到了学位证书,成为我国首批“工士”学位获得者。葛道凯昨日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学位并非我国教育行政部门所颁布,暂不具备学位效应。就连学位发起人、湖北职业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李梦卿也表示,学位只是学校自我尝试。

“工士”学位相当于本科副学士学位。但按照现行《学位条例》,我国实施三级学位制度,分别为学士、硕士、博士,并不包括工士。

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表示,湖北职业技术学院向毕业生颁发的“工士”是荣誉称号,而非学位,更不代表我国学位序列中已经有了“工士”这一学位。

葛道凯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教育行政部门已经注意到了“工士”这一学位。他说,学位制度是国家层面的顶层设计。国务院学位办已经对此进行了一段时间的研究,下一步会加快进程。

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明确了今后一个时期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目标任务和政策措施。《决定》提出,到2020年,形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就此,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吴遵民623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决定》在对外传递出推进职业教育发展从此步入国家层面信号的同时,更吹响了促进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形成,创造良好职业教育发展环境的集结号,但欲借此扭转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决定》的发布和实施恐怕还只是个开始。

职业教育重视程度史无前例

国务院印发《决定》明确目标任务和政策措施,旨在促进现代职业教育发展,你认为这对外传递了哪些积极信号?

吴遵民:首先,《决定》由国务院发布,区别以往类似政策文件由教育部门发布,无疑对外传递了当前对职业教育发展的进一步推动和改革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层面的信号。值得注意的是,政策从国务院层面出台实施,有利于统筹各个部门资源,并从总体上对职业教育发展形成新的促进。

其次,强调现代职业教育,也有别于以往谈及的职业教育。现代职业教育更注重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更注重体制机制的改革。而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在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决定》屡次提及构建职业教育体系,你认为何为现代职业教育?职业教育的构建和发展前景怎样?

吴遵民:现代职业教育区别于有着传统定位向中低端产业输送劳动力的职业教育,更突显市场导向。正如《决定》所言,现代职业教育的特点正体现在五个对接之上,即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对接,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对接,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对接,毕业证书与职业资格证书对接,职业教育与终身学习对接。

其中,职业教育要满足市场需要、技术革命需要和企业发展需要,这和以往一直强调的产学研结合的提法相呼应,这意味着,未来的职业教育和生产的对接程度将进一步加强,一系列对接均更加注重有助于引导学生就业的方向,为其就业创造条件。

《决定》也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创造了前提条件。第一,《决定》明确了政府推动、市场引导的原则。政府推动无疑将释放更多动力,以推动职业教育发展,但政府推动又不等于政府包办,所以也强调了市场引导,这就意味着,职业教育的课程、内容、人才培养都应该和市场接轨,按照市场需求调整职业教育的培养目标,这有别于传统的偏重学术的普通高校教育。

第二,营造制度环境。《决定》强调了有关构建职业教育体系的体制机制建设。借此从制度上对职业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地位加以规范,并通过制度建设、营造环境,包括对职业教育的重新认识和定位,确立职业教育的重要地位,将其和传统学校教育并举。这将逐步结束职业教育以往充当学术类教育附庸的尴尬境地。

总体来讲,通过政府推动和市场引导,以及推动制度环境建设,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前景值得期待。

促进目标达成须三管齐下

《决定》要求,到2020年,形成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并从职业教育的结构规模、院校布局和专业设置、职业院校办学水平以及发展环境等方面提出了具体任务,你认为,通过一系列政策措施的实施,对目标达成能否报以乐观?

吴遵民:《决定》明确的具体目标十分清晰,其中,2020年实现产教深度融合,意味着现代产业中的技术发展需要以及新的趋势将直接体现在职业教育中,可以预见,未来的职业教育可能是技术含量非常高的一类教育。

纵观《决定》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激发职业教育办学活力、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发展保障水平、加强组织领导等都旨在确保2020年的一系列任务目标得以实现。《决定》要求不仅具体,更为职业教育今后的转型和发展指明了方向。

然而,尽管明确了政府推动、市场引导原则,从硬件看也的确值得乐观,国家明确了方针,对职业教育的各类政策将更加倾斜,显然都会促进职业教育更加完善。但从软件上看,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继而实现和学术类教育并举的重要地位,还有待全社会对职业教育重新认知,这就需要更为漫长的过程。

一直以来,职业教育相较于传统的学术类教育而言,长期被习惯于贴上偏见的标签,你认为《决定》推动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是否能够尽快扭转人们对职业教育的传统认知?

吴遵民:需要提醒的是,《决定》着眼于长远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目标,而对于扭转人们对于职业教育的传统偏见,要切忌盲目乐观。要扭转社会对职业教育的歧视,让职业教育真正和学术类教育并举,可能还需要一系列的具体措施。

而要真正让职业教育得到社会认同,还取决于通过职业教育走向就业岗位的劳动者,其工作岗位能否换来应有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一旦就读职业教育的学生在就业后获得了公认的社会地位和不错的薪水收入,并且有着自成一线的晋升道路,那么职业教育的培养方向才算是真正贯彻了《决定》的精神和要求。

应该说,《决定》吹响了促进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形成,创造良好职业教育发展的集结号,但要真正彻底扭转全社会对职业教育的偏见,《决定》的发布实施还只是个开始。

那么,想要真正促成目标达成,还需要在哪些方面继续努力?

吴遵民:尽管以国务院的高度发布《决定》对未来国家职业教育发展的推动作用不可小视,但要完全达成期待的目标,还需要三管齐下。

一是需要政府推动,包括促成职业教育的学历和相关职业证书的含金量大幅提高;推进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和职业需要尽快对接。

二是职业教育自身必须主动寻求发展。比如,职业教育课程质量和从业教师水平必须在当前基础上进行大幅提高。

三是社会舆论的积极引导。舆论导向很重要,即应该积极引导社会导向重新认知现代职业教育,将其置于与普通学术类教育平等的地位。否则,如果舆论依旧一味地重视学术类高等教育,那么,职业教育的尴尬仍将长期存在。

也就是说,以前笼罩在职业教育上面的负面阴影,国务院打开了一个“口子”,想要破茧,还需要全社会舆论导向的共同进步。但能否真正破解,还需要逐条落实国务院的有关精神。

《决定》着力要为职业教育重新定位和正名,这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可以乐观。但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期待一下子就能够促成职业教育迅速获得和学术教育并举和并重的地位。职业教育慢慢摆脱困境,《决定》只是第一步。


“春季高考”